{ "@context": "https://zhanzhang.baidu.com/contexts/cambrian.jsonld", "@id": "https://www.21hzhk.com/ent/35860.html", "appid": "1555501747514680", "title":"多项财务指标存疑、大股东“缺钱”又“忽悠”科迪乳业连收3张问询函", "images": [ "https://p1.pstatp.com/large/pgc-image/RRyF1xA1BoPyBJ"//获取文章第一张图片 ], "description": "常温乳制品营收下滑2018年、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营收分别为12.85亿元、2.9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增减3.74%、6.22%。", "pubDate": "2019-05-31T01:49:10"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s://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1. 首页
  2. 娱乐

多项财务指标存疑、大股东“缺钱”又“忽悠”科迪乳业连收3张问询函

《投资者网》钟楚涵

5月27日,深交所对于科迪乳业(002770.SZ)2018年年报进行问询。根据《投资者网》统计,这是最近一个多月以来,科迪乳业收到的第三张问询函。这不禁让人思考:科迪乳业究竟是出了哪些问题而导致监管如此频繁地关注呢?

常温乳制品营收下滑

2018年、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营收分别为12.85亿元、2.9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增减3.74%、6.22%;净利润分别为1.29亿元、3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增减1.92%、28.13%。

2018年,科迪乳业常温乳制品、低温乳制品分别产生营业收入5.99亿元和6.63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46.59%和51.56%,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19.21%、增长20.08%。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结合市场环境、销售数量、销售单价等说明常温乳制品、低温乳制品营业收入波动的原因及合理性。

2017年,科迪乳业的常温乳制品单品“小白奶”成为网红产品。在此背景下,2017年科迪乳业常温乳制品营收也大幅增长,当年,公司常温乳制品、低温乳制品营收分别为8.15亿元、3.9亿元,分别较上一年同比增长37.09%、114.4%。可见,与2017年相比,2018年科迪乳业常温乳制品营收出现回落。这也表示着,网红产品“小白奶”的火爆并没有延续至2018年。

除此之外,科迪乳业还面临子公司亏损的问题。2016至2018年,科迪乳业全资子公司科迪巨尔乳业洛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尔乳业”)实现业绩-266.96万元、-350.45万元和-586.20万元,距离盈利预测(2016至2018年分别实现业绩1,200万元、1,440万元和1,728万元)有很大距离。不止如此,年报显示,巨尔乳业还存在部分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抵押于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分行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南昌路支行的情形。2018年,科迪乳业对巨尔乳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482.63万元。

根据公告,巨尔乳业成立于1994年,主要从事巨尔牌、白马寺牌系列乳制品的生产和销售。2016年,科迪乳业以1.76亿元的价格收购洛阳巨尔乳业10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在收购之前的三年,2013年、2014年、2015年1至11月,巨尔乳业分别实现净利润354.21万元、433.38万元、415.11万元。也就是说,巨尔乳业的亏损是自被收购之后才开始。

对于巨尔乳业经营具体情况,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科迪乳业说明巨尔乳业连续三年业绩未达到盈利预测且亏损的具体原因、其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以及巨尔乳业房产及土地权利受限的发生原因。截至目前,科迪乳业尚未回复问询。

多项财务数据存疑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是否存在其他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以及负债的合理性也进行了质疑。

根据科迪乳业披露的《关于对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审计说明》,2018年公司对实际控制人控制的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其他应收款发生额2.00亿元,该款项期末余额为0,占用形成原因为暂借款,占用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对此,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详细说明上述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

在负债的合理性方面,2018年末,科迪乳业货币资金余额为16.72亿元,同比增长76.20%,占总资产的49.43%;有息负债余额为11.98亿元,同比增长47.36%,占总资产的35.42%;同期,公司财务费用金额为4,610.04万元,占净利润的35.70%。那么,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原因及合理性为何?

除此之外,在科迪乳业2018年年报中,一些财务数据也存在疑点。2018年,科迪乳业应收账款余额为679.40万元,同比下降87.51%;但是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74%。对此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结合销售情况、信用政策等因素,说明在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应收账款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

在预收账款方面,2018年科迪乳业预收款项余额为7,056.51万元,同比增长181.89%。而在营收微增的情况下,预收账款为何会大幅增长?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结合公司业务模式,说明预收款项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说明预收款项的主要单位名称、关联关系、主要内容,以及是否具有商业实质。

收购自家公司再引关注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NB88新博官网:https://www.21hzhk.com/ent/35860.html